旅行家专栏 > 沈寅的专栏 > 夏日游古寺

夏日游古寺

By 沈寅 2018-06-21
状元娱乐网址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2663人阅读

第一次去京都时没做任何功课,到了全凭误打误撞。游历一番后不用说,对京都的寺院留下深刻印象,只苦于知识储备不够,为之着迷又无法进入。最明显的,日本佛寺中那些建筑、供奉的佛菩萨造像、仪规、佛画等等,和我熟悉的中国寺庙相似却不同,如何正确解读。


 

回来后发奋读书,没想到就此掉入一个巨坑。从桓武天皇迁都平安京始,日本佛教重心也从奈良转移至京都。平安时代延续了400年左右,其中最澄、空海东渡,将天台宗和真宗带回日本,并在京都开山立寺;而后净土信仰发展,源信禅师创立净土真宗(号视鸾),信众中藤原赖道建造了平等院凤凰堂,供奉阿弥陀佛;又有荣西禅师两入宋,回日创立临济宗,京都也多了禅宗寺院。随着佛教宗派兴盛黯淡,京都的佛寺也繁荣而衰退。

 

两年之间,我前后去了京都5次,在京都大小街巷中穿梭,在京都周边山野中游玩,去了大大小小数十座寺院,手中的朱御印册子也攒满了厚厚两本。其中自然有喜欢而一去再去的,也有无感觉留不下什么印象的。回忆来,有几座古寺一定要说。

 

西芳寺:800年苔藓封存的时光


(Photo from 西芳寺官网)


西芳寺拜谒手续繁多,宛如一道道考验虔诚之心的关卡。首先,须以往返明信片方式预约,填上参观日期(可多填几个日期备选)、人数、回程地址和收件人姓名,贴上邮票,寄去寺院。寺院会将明信片回执递回,参观时凭回执入院。

 

参观西芳寺每日上下午各一批,皆限制人数。走进佛殿,还是乌泱泱一片人,大家赤脚盘坐抄经,抄完一篇《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方能入院参观。我原以为,中国人从小描红练书法,区区抄经并不是难事,可真一笔笔写起来还真难,《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不算标题256个字,也不多。现代人写字习惯连笔,或行书或草书,越快越好,而经文是正楷,一笔一画,少半点功夫就不行,毛笔又总不受控制,稍不慎就涂到笔画外。我描摹着,时间仿佛在一笔一画中放大了数倍,纸上镂空的经文就如一个个牢笼,框束了笔墨,也禁锢了我四处游走的心猿,我不得不收拾心情,静下来。

 

抄经的作用就在于此。游客入寺院,心情或兴奋、或浮躁,面对百千年的古老庭院,也难免走马观花,难以窥其精华。而抄经让人平静,心平静则专注,感受力也随之放大,再入庭院,一花一叶皆蕴藏无限生机。


 

西芳寺是日本最古老的佛寺之一,原是奈良时代天平年间由僧侣行基在京都附近所建的四十九所寺院之一,500多年间逐渐荒废,1339年,梦窗疏石改建了庭院,重振西芳寺。梦窗疏石是日本禅宗大师,他在西芳寺中融入了两种新形式的庭院,一是下部以黄金池为中心的庭院,树林围绕池塘,所谓的池泉回游式庭院;另一是上部洪隐山枯山水庭院,由石组构成,为日本最早的禅宗式庭院。禅宗传入日本并兴盛是在12世纪,荣西大师两次入宋,参谒天台山万年寺虚庵怀敞禅师,承袭临济宗黄龙派的法脉,而后回日本开创了临济宗。从时间上看,禅宗在日本兴盛晚于天台宗、净土宗、密宗等流派,但禅宗却融入日本文化之中,影响了茶道、花道、绘画、料理等,形成日本特有的幽玄、空寂、闲寂的美学。


 

我去过京都许多佛寺庭院,其中最著名的金阁寺、银阁寺庭院,由足利幕府分别建造于梦窗圆寂46年后和138年后;同样属于禅宗庭院,著名的如龙安寺庭院、大德寺庭院、南禅寺庭院等;同样出自梦窗国疏石之手的天龙寺庭院我也去过。相比之下,西芳寺真是另一番风味,它完全和日本庭院代表性的精致、静美无关,古朴、原始而自然,有100多种生长了800年以上的苔藓,也被称为“苔寺”。满眼皆绿色,泥土、山石、树干上,如铺了厚厚的绿色地毯,这些植被似乎有一种将时间变得粘稠而缓慢的魔力,除了池塘中巨大的锦鲤慢悠悠的浮上水面吐气,一切都在静止中。


 

我走在庭院中,切切实实感受周遭的一切,泥土、苔藓的味道,山石、树皮的触感,可又总觉模糊,难以将庭院看得真切,阳光被树林过滤,洒下时如一层光雾,薄而暧昧。我依稀见到一只白鹤正在林间起舞,再揉揉眼睛看,白鹤已不知去向。一切如梦幻泡影。


 

走出西芳寺,倒也没什么可贪恋的,仿佛从一个梦中醒来,又将开始新一天的生活。西芳寺不远处,另有一座铃虫寺。寺内有一室,沿着墙放了许多装满鸣虫的玻璃柜子。我跟着游客们席地而坐,伴着虫鸣声听禅师说禅。我的日语能力尚无法明白禅师的机锋,且混在其中,边上人笑我也跟着笑。禅宗不立文字,语言不应该隔阂,万物皆有佛性,虫鸣声沉稳、切实,似金属色泽,我若有所悟,仙山难觅,这才是芸芸世间的声音。

 

大觉寺:侯孝贤《聂隐娘》外景地


Photo from 大觉寺官网)


侯孝贤为了在《聂隐娘》中还原唐朝,选了京都岚山大觉寺做外景地。大觉寺高古、清朗,气质吻合电影背景。大觉寺原本是嵯峨天皇的离宫,用中国的例子来打比方就相当于圆明园。

 

大觉寺偏居于岚山一角,并不太容易找到。游客从岚山站下车,多径直去往天龙寺看庭院。我第一次去大觉寺,也是误打误撞,从天龙寺后竹林走出,穿过了落柿舍,又拐去了常寂光寺闲逛了半天。那天也是幸运,恰逢京都大雪,走到常寂光寺时只觉雪天中的古刹有一番难以言说的情境,且相比之前天龙寺人山人海,常寂光寺中已是游客寥寥,沿着小径向上,突然间雪就悠悠扬扬飘了起来。京都宣扬四季之美,第一次去就遇到了冬雪天。


 

出了常寂光寺已“沉醉不知归路”,干脆一路乱走,误打误撞来到大觉寺。寺一侧的小路通往大泽池,可我们已过了进入最迟时间,从外边也看不到里面的面貌。我们只得讪讪游寺,却不觉失望,因为大觉寺是真好看,比我们之前京都、岚山一路逛过的其他寺院都好。它不是天龙寺的精致之美,是古朴,故格高。寺中回廊曲折,绕着绕着,眼前豁然一片水天之色,见到了大泽池。这种感受很难名状。此时雪已停,但并未放晴,天色灰蒙蒙的不知是因为天阴还是临近暮色,但湖光潋滟,山色空蒙。

 


恰有一对穿着传统和服的老夫妇从佛殿另一头转来,估计是子女成人,老人们旅行过二人世界,只见先生不停帮太太照相,太太虽白发满头,摆出各种姿势如娇俏少女,相当可爱。他们见到大泽池,一声赞叹,先生请我们为他俩合影,我心中暗叹,如果我们到时候还能一同周游世界,该多好。自此之后,我每次去京都都会心心念念再往大泽池游走一遭。


 

大泽池好看,是因为水光如巨大的镜面反射四周景物。秋冬枫叶季节,夜晚亮灯开放赏游,名为“真红之镜”。大泽池之所以水平如镜,或因人工开凿之故,原模仿中国洞庭湖的池泉船式庭园建造,在湖四周夹杂栽种樱花与枫叶,之后就形成了春秋两季绝景。


 

后来,读舒国治的《门外汉的京都》,发觉舒国治也去过大觉寺,是在某个夏日清早,坐上辆公交车就去了,到时恰好遇到暴雨,他就在湖畔亭子里歇息,一边听着雨声、虫鸣。我试着去找舒国治提到的亭子,但没找到,就在岸边找个地方坐下,那次恰逢樱花季,湖四周樱花倒映,水气氤氲,湿润润如晕染,像董源笔下淡墨轻岚的江南景色。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沈寅

《Travel+Leisure》中文版新媒体总监,旅行vedio导演,前《外滩画报》主笔。曾经读万卷书,如今行万里路。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м�万之逸��ר��

    万之逸

    译作家,高级亚健康咨询师。
  • ���м�吉四六��ר��

    吉四六

    互联网非资深媒体人,不喜欢状元线上娱乐,只喜欢眼前的风景。
  • ���м�陈志文��ר��

    陈志文

    中国国家地理合作摄影师,知名旅行摄影师、旅行作家、资深状元线上娱乐策划人。
  • ���м�孙小兽��ר��

    孙小兽

    野生独立写作者。
  • ���м�沈寅��ר��

    沈寅

    《Travel+Leisure》中文版新媒体总监,旅行vedio导演,前《外滩画报》主笔。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